首页 > 言情小说> 卷飞全家后我躺平了 > 450.第450章 准备迁居

450.第450章 准备迁居

2024-04-03
  第450章 准备迁居
  金嘉树的新宅子经过整修后,又布置好了新家具,如今只差添置日常用品,就可以随时入住了。

卢尕娃与卢寡妇母子俩一搬进去,就立刻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前者负责打扫全宅,整修园子,采买日常用品;后者负责厨房,日常的洒扫工作也能胜任,还要奉金嘉树之命,再从附近雇一个婆子,每日上门帮忙洗衣裳。

金嘉树已经开始挑选正式搬家的吉日了。与之前的闲适不同,这回他似乎有些着急,定的日子就在两日后,为此还特地去附近的酒楼里定了几桌席面,预备搬家那天邀请邻居们来吃温锅酒。

马氏知道之后,连忙带着人上门去了:“日子咋定得这么急?在额们家多住几日又有啥关系?你这新宅子里才干收拾妥当,啥啥都还没置办齐全咧!”

在她的指挥下,崔婶马婶与马有利媳妇合力,给金嘉树位于前院的正厅与后院的正房添上了各种帐幔摆设,又摆了许多字画盆景插花,厨房里的锅碗瓢盆与各色酱汁作料都齐备了,米面柴油样样都不缺,日常饮用的茶叶与招待贵客需要的高档茶叶或面茶,也同样采买妥当。

在金嘉树特地开辟出来的书房里,马氏让人添上了不少新书与文房四宝。她还特地命人将他家后院的一间空房打扫出来,布置成了简易的小佛堂。金家长房死去的所有人,牌位本来是供奉在城中寺庙里的,如今都叫马氏复刻了一版,供奉在此处,各式香烛纸钱、香花清供,都布置得妥妥当当,方便金嘉树随时上香祭拜。

马氏花了一天时间帮金嘉树收拾了房子之后,如今他这座新宅子可以称得上是真正的拎包入住了。哪怕马上就要招待黄知府这样的贵客,也不会有任何失礼之处。

金嘉树郑重地再次向马氏道谢。他其实原本没打算把新家收拾得那么别致的。他在老家时,金家长房的生活不过是小富罢了,在乡间居住,也没那么讲究。他原本觉得,新家只要能备齐生活用品就可以了,没想到马氏会帮他收拾得这么仔细。如今这个家象是个富贵读书人的宅子,还让他有些不大习惯呢。

马氏却不以为然地说:“这有啥?你如今也是体体面面的读书人了,就算是一个人住,也要象个样子。不然有客人上门探望你时,瞧着你家里乱糟糟的,啥都没有,心里会咋想?怕不是会觉得你身边连个靠谱的长辈都没有吧?到时候镇国公府脸上无光,额们家这个相熟的邻居也会叫人说闲话的。”

金嘉树如今可不是过去那个遵化州乡间举人家里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他是许贤妃的亲外甥,镇国公府奉了周太后之命照应他在长安城里的生活。若是他住的地方过于简陋,生活过于简朴,那就太不象话了。若叫许贤妃知道,说不定还会误会长安这边对她的亲戚不上心呢!镇国公府是将门世家,想法没那么周到,也就罢了。海家是官宦人家,就住在金家边上,怎能什么都不管呢?!

金嘉树自小没了母亲,如今又是个孤儿,无人打理他的生活。他雇来的人手虽然老实可靠,却只是家境清贫的军眷,哪里知道体面人家是如何过日子的?马氏自认为有责任要替金嘉树操办好这些琐事,也就不多啰嗦一句话,直接带人来开整了。

金嘉树很快就领会到了马氏的好意。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除了道谢,也说不出别的话来。虽然这几个月里他没少在别人家的地方寄住,但这种舒适讲究的生活环境,确实是他所不了解的。可他要为“姨母”撑起这个体面,也要避免外人误会了镇国公府与海家,日后再慢慢学来就是了……

马氏见他和顺地接受了自己的安排,心里也很高兴,便转头去对卢寡妇道:“厨房可收拾好了?你都会做啥菜?打算给金小哥做些啥饭食咧?”

卢寡妇已经目瞪口呆了半日,慢了一拍才反应过来:“是,厨房都收拾好了,晚上预备做汤面,用蘑菇做卤,清淡好克化。”

马氏听得不太满意:“太清淡了吧?他伤才好,正在长身体咧,应该再添些肉食和小菜。你带额去厨房瞧瞧。”

卢寡妇看了金嘉树一眼,见他点头,才恭恭敬敬地请马氏:“海太太请您跟额来……”

马氏带着两个心腹嬷嬷兴冲冲往厨房去了,估计接下来还要指点卢寡妇几道简单美味又能滋补身体的菜色。金嘉树想起在海家吃的美味菜肴,心里还挺期待的,回头看见海棠正打量着院子里的花树,不由露出了微笑:“海妹妹喜欢这树么?后院里还有几株。”

海棠回头看他,笑了笑:“你这宅子里的几株枣树倒是生得好。如今已经到开花的季节了,只是花开得还不够多。等天气再暖和些,估计成树的枣花盛开,会非常漂亮。不出门就能欣赏到这样的好景致,真是幸运。”

金嘉树道:“海妹妹什么时候想赏花了,只管随时过来,不必客气。如今我这宅子里也有人看家了,无论我是否在家,都有人能开门的。”他已经嘱咐过卢尕娃母子,对海家所有人都不必设防,可任由他们自由往来。

海棠方才也听到他这么吩咐卢家母子了,不由笑道:“我们家还要讲究个门禁呢,你怎么能随便由得人进出自己家?至少后院不能任由外人随意来去吧?”

金嘉树有些不以为然:“这有什么?我本来什么都没有,你们救了我的性命,几个月来一直关照我的生活,还替我修整了新宅子,置办了许多东西。没有你们家,就没有今天的我。你们又不是外人,我有什么好防备的呢?”

海棠笑笑:“话不能这么说。除了我们家,镇国公府也一直十分关照你呢。”

金嘉树笑道:“是,国公爷一向对我关照有加。奕君哥还来看过我的新宅子了,告诉我国公爷会安排个人来给我做门房,顺道保护我的安全。”等这位门房进了他家的门,他的新家对国公府自然也就没有了秘密。不过海家跟镇国公府是不一样的。镇国公府会给他提供庇护,而海家会在生活与学业上关心他,更象是亲人。

海棠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只抬头看了看枣树冠中夹杂着的含苞欲放的黄绿小花:“你后院里有几株枣树来着?我在家里隔着墙头,也能瞧见你后院里的枣树开了花,有一种甜甜的清香味,怪好闻的。”

金嘉树便给她引路:“你随我来。后院有三四株枣树,都跟这株差不多高,有一株就种在墙角处,花枝能伸过墙的另一边去。你在我家里会看得更清楚些,香味确实很清新。”

海棠跟着他往后院走,不经意地问:“说起来……金大哥怎么把搬家的日子定得这么仓促?之前你一直不紧不慢的,我还以为你不急着搬呢。”

金嘉树脚下顿了一顿。

(本章完)